Search

圣诞特辑| 标普500“喜提”特斯拉,新能车是泡沫还是未来?


导语

2020年,很多人都关注了一条新闻:埃隆•马斯克超越了比尔•盖茨,成为全球第二大富豪。这背后的一个直接诱因是11月16号的时候,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宣布,将在12月把特斯拉纳入标普500指数。消息宣布之后,在不到两周的时间里,特斯拉股价已经上涨了40%。

特斯拉的产能,只是其他汽车巨头的零头。但从市值来看,特斯拉目前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公司了。对比一下市盈率,那就更惊人了,特斯拉的市盈率已经1000倍上下了,而丰田的市盈率只有15。

时间线拉回到2019年,当时市场还在担忧特斯拉会破产。一年半之后,这种担忧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。以前担忧的人,现在更多是感到困惑,不明白特斯拉的股价都贵成这样了,为什么还有人买,还一直涨。

而且,疯涨的还不仅是特斯拉一家。疫情发生以来,其他美国科技巨头股价也一直在拉升,跟非科技类的企业之间差距越来越大。即便在特斯拉加入标普500之前,美国五家科技互联网巨头在指数中的占比也已经超过了1/4。这个比例,比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,互联网公司市值的占比还高。美国的投资人说,现在的标普500都快变成标普5,或者标普10了。

一些新上市的科技公司,市盈率也非常疯狂。比如一家叫Snowflake的SaaS公司,9月上市的时候市盈率120倍,而一般来说,头部SaaS公司,市盈率能达到30—40倍就已经很高了。

这样的现象是怎么回事呢?投资界现在普遍的的分析或者认知,都不约而同地给出了一种解释:低利率。低利率改变了人们的风险偏好,投资者对公司价值的判断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。


本期Amerity财经圣诞特辑,带来两个投资人的观点,一个是橡树资本的创始人霍华德•马克斯,另一个是经纬创投的创始人张颖。

橡树资本投资人-Howard Marks

10月13号投资笔记

霍华德•马克斯,他创立的橡树资本是全球最大的不良资产投资基金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就会在橡树资本的网站上发表自己的投资笔记,巴菲特就是他的投资笔记的忠实读者。今天我给你介绍的观点,是他在10月13号的投资笔记里分享的。

如果你关注美国经济的情况,你可能知道,疫情暴发之后,美联储多次下调了美国联邦基金利率。这个利率相当于是各类利率的基准线,当它下调的时候,其他类型的利率也会随之下降,比如银行的贷款利率、存款利率、信用卡利率等等。另外,美国国库证券的定价也是基于这个利率。目前,这个基准线一直保持在0—0.25%的区间,跟2008年期间差不多。

低利率作为一种经济刺激手段,带来的一个效果是人们更愿意投资了,因为资金成本更低了。但是与此同时,人们对于投资的预期也发生了改变。

具体有什么样的改变呢?一个改变是,低利率让人们对于回报的预期降低了。

马克斯举了一个例子,说他从1978年的时候就开始投资高收益的债券。什么叫“高收益”呢?

当时,美国联邦基金利率,以及10年期的美国国库票据收益率是9%左右。这个收益率被称为“无风险收益率”,也就是说你投资一笔钱,基本上保赚9%。这就形成了所有人对于投资回报的基本预期,没有人会想投回报率低于9%的资产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当时一个债券要想成为所谓的“高收益”债券,收益率得达到12%以上。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吸引人们的投资兴趣。

但今天情况不一样了。前面咱们说了,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经接近0了。这么一来,你就不再需要12%的收益率来把自己称之为“高收益债券”了。现在,只要有一个5%-6%收益率的债券,就能让投资者觉得捡到宝了。

通过这个例子,马克斯想说明一件事:在当前这个低利率的时代,人们对于收益的基本预期已经大幅度降低,一个投资资产并不需要多高的收益率,就能让资本蜂拥而入。

这个思路投射到股市上,带来的结果是什么呢?就是股市上的资产即便看起来并不便宜,也会有很多人愿意买,而这会直接拉高这些资产的估值。

这是低利率给人们的投资心态带来的一个改变:降低了对回报的预期。

不仅如此,低利率还改变了人们对于风险的忍耐度。

我们都知道一个基本的投资原则:低风险,低回报;高风险,高回报。

马克斯认为,由于现在市场整体的预期收益率都下降了,那些执着于追求高回报的投资者,他们就不得不铤而走险,去投那些风险更高的投资产品。

比如说,过去我投资高收益债券,就能获得5%的回报,但是现在,高收益的债券预期回报只有2%—3%,只有投股市才有可能获得5%的回报。如果我坚持要5%的回报,那我不就得改变我的投资策略,去投风险更高的股市嘛!

什么样的投资人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呢?马克斯指出,很多美国的机构投资人,比如说大学投资基金、养老基金,其实都有相对固定的投资收益目标,在7%左右。传统的投资组合已经无法达成这样的目标了,所以现在,这些基金要么去投风险更高的项目,比如创业公司、新兴科技公司,要么就得承受收益降低的后果。

所以马克斯认为,在现在这种情况下,投资者保持避险心态越来越难,冒险则变得越来越有诱惑力。

我们所理解的马克斯的分析是在说,在今天的美股市场上,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原则和现实,总体来说并没有变。但是冒险家多了,而且对于收益率的要求没那么高了,这么一来,资产的市场估值就被推高了。而疫情又给一些特定的赛道打上了聚光灯,比如医疗、科技、电动车,也难怪这些领域的股票会持续飙升了。

不过听到这,你可能仍然会感到纳闷儿——就算是投资者更热衷于去追逐那些高风险高回报的资产,但是像特斯拉这种市盈率已经1000倍、投资者仍然趋之若鹜的情况,还是有点太夸张了吧?

经维创投-张颖

微信公众号:经纬创投

对这个问题,经纬创投的张颖做了一番分析,发表在经纬创投的公众号上,接下来我给你转述一下其中的一部分观点。

张颖认为,在低利率时代的基础之上,市场还发生了一个变化:市场对于公司价值的判断正在“前置”。他举了一个例子,说原本一家公司需要6年建成完整的商业闭环,开始释放利润。但是现在市场可能会提早行动,在公司发展到第3年的时候,就按照第6年预期的水平来估值。

当然,市场在对特斯拉进行估值的时候,还不光是基于前置的预期。市场也没把特斯拉当成一个传统的汽车公司,而是把它当成一个恰好做汽车业务的科技公司。市场假定,在10年之后,特斯拉能实现汽车巨头那样的营收,同时还有科技公司的利润率和资本效率。

张颖描述的这种“前置”的估值思路,最近我恰好也看到了另外一个案例,就是蔚来汽车。6月份的时候,投资银行高盛曾经对蔚来汽车的股价进行了一番分析,他们当时给出的目标股价是基于2030年的收入预测,前置了整整10年。

对于现在资本市场的估值“前置”,张颖用了“非常夸张”这四个字来形容。但是,这背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张颖认为,估值思路出现这种变化,是因为今天很多公司的增长模式改变了。以前,大部分公司是线性增长,但是现在的新经济,增长模式变成了指数增长。达到临界点,公司的营收有可能会实现爆发式增长,但是达到之前,可能一直在亏损。资本市场估值的前置,实际上是基于这种爆发性增长的可能性。

好,说了这么多,很多人最关心的一个话题还没有说:美股市场有没有泡沫?泡沫会不会破,就像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裂那样?

对于这个问题,马克斯和张颖的判断是相似的,他们都认为投资者需要保持警惕。

相比起2000年的互联网公司,今天的科技公司显然强大得多,他们有更庞大的用户群,有更好的增长策略,有更强大的市场地位等等。但是,科技公司的实力和潜力往往是基于他们垄断性的市场地位,而这一点已经引起了美国监管的关注和舆论的反弹。

马克斯和张颖对于资本市场估值逻辑的分析,足以说明在今天的资本市场当中,两个锚点发生了改变,一个是利率的基准线,一个是人们对于科技公司增长的预期。这些锚点的变化给市场带来的不是量变,而是质变。

4 views0 comments